直了网,一家直销行业的专业媒体!为直销企业提供舆情监控服务,为直销人申张正义传播正能量。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头条号官方头条号
现在位于 // 首页 / 直销资讯 > 新闻 >

每天发朋友圈就有底薪?“潇掌柜”联手江南春后,“壕”无道理

小文2019-09-11 09:04:55
来源:销猫 洞察猫点击:
  

 

  斑马会员(以下简称斑马)最近憋了一个大招。

  

 

  在斑马的App上,上线了一个做任务来赚钱的功能。斑马的会员用户们,只要通过做任务,也就是下载指定的商品素材来发朋友圈,就可以赚取收益。

  斑马新上线的这个功能既不需要你编辑发圈文案,也不需要非得成交订单,只需要傻瓜式一键操作,就可以领取当前这个任务给你带来的最低2元的收益。

  内部人员将其称之为“底薪制”,只要你是斑马的会员用户就能领取任务发圈。假设每月坚持每天都用1分钟的时间来发圈,也可以获得600元左右的收益,也就是所谓的底薪。

  这在社交电商领域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创新玩法。斑马当前拥有5000万的注册用户,上600万的会员用户(相当于其他平台的店主),底薪制一出,势必会唤醒许多“沉睡”的会员用户。试想一下,倘若600万会员用户都在刷圈,那会有怎样的裂变效果?

  面对愈加白热化的社交电商突围战,斑马在此时强势打出底薪制这张牌,对于会员用户而言,大大增加了用户黏性和活跃度;但对于平台而言,斑马应该如何扛起这巨大的支出压力?

  斑马会员的前世今生

  我们还得从斑马的背景说起。

  2018年8月,斑马会员上线,其公司主体是杭州迅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查阅相关资料可以看到,杭州迅兰股东为张丽萍、黄云,实控人为张丽萍。

  

 

  (数据来源:企查查)

  但无论是在一些社交电商的论坛,还是接受媒体采访的出席人,都是李潇。而这个李潇,也正是环球捕手的CEO,号称“潇掌柜”的格格家电商创始人。从斑马走入人们视野之后,环球捕手就渐渐“隐退了”,而李潇也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提及环球捕手的有关信息。

  李潇是电商区的名人,2011年因太太沈丹萍怀孕而创立了燕窝品牌“燕格格”,利用社群玩法运营,不到2年时间就做到了淘宝燕窝品牌的第一名。后来随着电商红利的消退,开始创立了自己的电商平台“格格家”,App上线第一天成交3000多单,营业额高达60多万。

  后来由于垂直类电商的没落再加上社交电商的兴起,李潇才做了环球捕手。环球捕手上线5天营业额突破百万,在2018年的GMV更是达到百亿级,风头强盛。但其推广模式引发争议,微信公众平台甚至因其涉及三级分销而永久封禁。洞察猫猜测,在那个时候,李潇就已经想好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斑马会员上线之后,原先的环球捕手App上的用户被平台指引到了斑马会员上,因此,斑马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就取得了极快的发展。甚至据了解,从售货能力、用户数量等维度综合来看,目前斑马会员在社交电商中的排名已经上升至第二名,仅次于已经在美股上市、市值144亿元的云集微店。

  可以说斑马会员就是环球捕手的升级版,给平台披上了会员制电商的外衣。所以说斑马会员从诞生伊始,它的资源和背景就已经不能和其他初创社交电商平台相提并论。

  雄厚的资源及资金支持

  斑马是环球捕手的底子,那这个底子有多厚?

  我们可以先看一看环球捕手(浙江格家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融资信息:

  

 

  (数据来源:鲸准)

  可以看到,环球捕手从创立以来,一直受到资本的青睐,其中不乏经纬、顺为、真格、平安等等国内顶级投资机构。这些机构给从前的环球捕手,以及现在的斑马带来的资源优势,就足以让斑马走在了同品类平台的前面。

  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底薪制全面铺开之后,斑马的支出势必会成几何倍数的增长。就算资源充足、资金雄厚,但一味的烧钱打市场的创业故事,显然已经无法打动聪明的投资人们,谁都不能保证不会成为下一个ofo。

  但就在前一个月,李潇在发了一条朋友圈,宣称“向股东江南春江总汇报工作”,江南春还给斑马提供了一个“超级吸引用户的好点子”,9月份会开始“不亚于瑞幸咖啡”的大投放。

  

 

  斑马会员创始人离潇朋友圈和聊天截图

  众所周知,江南春是分众传媒的创始人,而分众传媒是全球首创电梯媒体的企业,靠着独树一帜的媒体传播方式,成功挂牌上市。但随着技术和信息传播方式的不断升级和迭代,分众传媒也陷入了新的发展瓶颈。

  在最新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分众传媒的业绩同比继续大踏步下滑,在广告点位比2018年年末增加7.7万台的情况下,营收仍然同比减少19.6%,经营现金流减少13.59%,扣除政府补贴的净利润更是被一刀砍去86.45%。

  如今宏观经济放缓,科技独角兽们不得不节衣缩食以度过寒冬,在投资人的“虎视眈眈”下,首当其冲要“砍掉”的就是效果不易量化的品牌广告。其次,分众为应对行业竞争,在市场周期的最高点大肆扩张广告点位打压对手,结果点位共成本齐飞,坏账与应收同涨。

  分众传媒不得不寻求多方面的推广渠道,为广告主们提供更有效果的广告推广——此需求与斑马一拍即合,斑马对于分众传媒而言,或许是一个新的机会。

  在斑马600万付费会员基数的基础上,广告主通过在斑马App上发布任务,让斑马的会员们纷纷发送朋友圈。600万人的朋友圈,相信比在狭小空间里的电梯广告覆盖面要大得多。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据了解,为了防止有人小号刷任务赚钱,斑马会利用技术手段系统分析每一个会员的数据:分享出去的链接有多少人点过,有怎样的销售数据?然后系统会根据每个人微信发圈的质量来增加或减少任务收益,同时对小号或者屏蔽了好友进行发圈的“低质量”用户进行相应的处罚。在第二个月会根据第一个月会员用户的发圈数据进行重新定基数,任务可能会增加到10元一条或者20元甚至上百元。

  在这套全新的玩法里,充满太多未知的可能性:例如电梯广告主们会不会遇到“水土不服”的情况?底薪制最终裂变的效果如何?斑马后续的持续消耗能力是否能跟上?至于发圈收益这笔钱是斑马还是广告主在提供,这也就不得而知了。

  9月已过上旬,斑马的底薪制势必会在社交电商领域激起千层浪。至于其他社交电商如未来集市、蜜芽、有品有鱼等,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热词:潇掌柜 江南春 斑马
声明:直了网是非商业类网站所载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我们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